您的位置:信息唐山 » 唐山新闻 » 正文

【新春走基层】家有“孝星” 年味更浓

信息来源:大众网     时间:2019-2-11 3:18:00     阅览:123人次
1月30日,刘振香(右)擦玻璃迎新春。 记者王育民摄
  1月30日,腊月二十五。记者来到乐亭县姜各庄镇杨坨子村村民马兴国家时,他的儿媳妇刘振香正蹬着窗台探出半个身子擦玻璃。
  见是村党支部书记陈开带着记者前来,刘振香也不客套,亮开大嗓门招呼起来:“我把这块玻璃擦出来再唠啊,你们先上炕坐着歇会儿,正好帮我看看哪儿还没擦到!”
  “瞅瞅,我们村的名人、唐山市‘十大孝星’就是这么个实在人儿!”陈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介绍。
  这时正在炕上倚着被垛养神的老爷子马兴国起身为儿媳妇“打圆场”:“二十五,扫房土,咱农村有这个老‘例儿’。十好几年了,振香都是到啥日子干啥事,从来不拉下。”
  知道这家故事的人都明白,老爷子说的这“十好几年”,就是刘振香带着公公马兴国改嫁给现在的丈夫何振陆的这些年。
  “头天晚上我俩还在一块儿喝了点小酒,振香给我们烙的馅饼,睡一宿觉人就没了。”说起刘振香的前夫马爱军,陈开叹气道,“那时候都是裸婚,小两口没黑夜没白天地忙活,好不容易自己盖了房子把家置办起来,也有了闺女,家里的顶梁柱却塌了。”
  提起往事,刚才还一边手脚忙活一边笑语不断的刘振香一下停住手里的活红了眼圈:“家里没了男人,那日子真叫一个难,孤儿寡母的,夜里睡觉都不敢关灯。”
  振香的难处,乡亲们看在眼里,挂在心上。一年半载过去,说媒的陆续上门,纷纷劝她“再走一步”。
  “刚开始根本接受不了,来一个说媒的我就得哭一场。”刘振香回绝的理由有两个,一个闺女年纪小,怕找个后爹受委屈;二是婆婆去世早,扔下公公一个人心里过不去。
  面对刘振香的推辞,媒人们大多拍着胸脯打包票:“对你闺女差不了!”公公马兴国也在一旁跟着劝:“只要对你好,对我孙女好就中,我这么大岁数,咋都能过。”
  经不住表哥再三撮合,刘振香勉强同意和邻村的未婚小伙儿何振陆见个面。
  “见面没说两句话,我就跑出去了,蹲墙角哇哇地哭。”说起这次相亲经历,刘振香还有点小羞涩,“我根本没看清他啥模样就跑了。”
  而何振陆却对朴实的刘振香一见钟情:“她这一哭倒让我觉得这个女人重情义,心眼肯定差不了。”
  面对何振陆伸来的“橄榄枝”,刘振香让表哥传话:“要嫁可以,条件就一个——不但带着闺女,还得带着公公。”
  没成想,对方很快回了话:“我爸去世早,把老人接来我肯定当自己亲生父亲一样孝敬着。”
  就这样,刘振香与何振陆走到了一起。为了方便照顾老人,夫妻二人就在杨坨村定居下来,何振陆成为了“入赘儿子”。
  “如果不是‘孝星’评选,我们村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他们家的事,因为根本看不出是后结合的家庭、没血缘关系的爷俩儿。”陈开说。
  正聊着,刘振香的手机响了,是女儿打来的。只听电话这头刘振香拉着大嗓门“吼”闺女:“减啥肥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赶紧把肉蒸上!”
  放下电话,刘振香告诉记者,公公最喜欢吃炖肉,有肥有瘦的那种。要过年了,自己炖了一大锅,吃得闺女直“抗议”,嚷嚷着要减肥。
  “她这人哪儿都好,就是脾气忒急。”听到振香“吼”闺女,老实巴交的何振陆趁机向记者告状,“前两天就为了街坊邻居之间的闲事,她和老爷子瞎嚷嚷,我和闺女都不干了!”
  提起这事,刘振香脸上泛红,她承认那天闺女一句话就把自己给问住了:“妈您咋这么大声和我爷爷说话哩,您那些奖状都是咋来的?”
  “现在我已经被他们爷仨‘孤立’了。”刘振香嘴上“抱怨”着,眼中却是满满的笑意。  (记者 王育民)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用户帮助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广告投放 - 留言反馈
Copyright ©  0315t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